白溟

这里白溟,混的圈很多,是只垃圾文手!
如果能交个朋友就好了w

  对于茫然着的令人措不及防的,像是打散了一盘刚刚搭好还没来得及的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会是死气沉沉的样子吗?淫灭了阳光的黑暗是诉说着各个故事的人生。理由像是弱者的谎言,藏避了自己,埋葬了一切。我们是否又该倒下去,迎接不曾改变就将直接到来的“未来”。


  咬碎即将散漫出甜腻的糖,我们又该缩在某个角落里,续行着日复一日相同的故事。


新婚燕尔,三途晋往

#短打/记录一个小脑洞。
#大概是……少年被迫上战场,最后在战场上身亡,他先前嘱咐朋友若是他回不来就告诉姑娘自己娶了,让姑娘别等了。
#悄悄/那个……我写偏题了/被打死

  惜忆少时轻狂,诺人言许千,不及卧归沙场边关。一袭银甲铜盔抵腕挽剑花,只影终成执剑人。残留往人泣泪辗年华,刺鹃绣,树结相思染一豆蔻。年芳十八孑然一身,不及人归,忽闻人娶,悲然欲绝。亲思欲嫁,莫两日而踏迎门。

  少将不知浊酒尽者,自无杯盏碰辇。国臣淫欢弃置于国,泪酒空。此身浊然不归,旗幡然号再鸣,非令城之弃,即已为空。颔首厉声然

  “吾等皆出一日,狗贼非进城之时”

  终不及贼人乌合之众。腹刺刃,肩折箭,附眸面血色,然有踉跄之意。独目视此自喉底嗤笑。

  “狗贼人……”他言剑落轻颤然,欲阖眸而去,归敛之去思那人定一袭红袍,报以赫红脸颊浅笑然。若应此罢,无恙而别。

  若兮三途往生川复此见闻,一腔痴意难挡乱世逢时。

  入坟堆,终烟散。世事不复阴阳相别。莫不过心悦之人新婚燕尔,吾之三途晋往。

人心/2/

  小C和小D是一对关系特别密切的网友。她们在同一座城市,但距离确实很远至少要坐上五小时的车程。她们约好了要互送礼物,小C的礼物先到了,小D加快了准备的速度。小C送给小D一张小D的漫展票,而小D在准备给妆娘小C的化妆品。

  小D出事了,她的腿被酒驾司机压伤了。她没法送东西了。小C知道这件事后连夜乘车赶到小D身边。小D错过了节日,她很愧疚。这时她看见了小C,小C紧紧抱着小D。

  后来她们成了相距五分钟的朋友。

人心/1/

  小A和小B是网友。她们约定好了要互送礼物,小A的礼物先到了,小B很开心的加快了准备速度。小A准备的是小B最喜欢的动漫的立牌,而小B准备的是一套小A本命的cos服。

  小B意外出事失了时间错过冷静节日。小A心底十分怨念。这下好了礼物都迟来了,小A觉得自己特别亏。在收到礼物后拉黑了小B。可是她不知道

  小B是在送礼物的路上出事的。

不独活

#短打
#to:花残残

  今何朝?今秦朝。耀诞与此,非乱世之生,称王败寇。乱世繁华,疆域辽阔,秦二世败此暴政,群策起义。黯观只冷言“暴政如此,无不败世。”

  观为盛唐之时,善明之国君治国之乐道安康。耀与黯皆属言为妙。双扶持渡元,明及至腐败之清。清末帝腐官苟奸,无臣恪尽职守,欺民与苛捐杂税,民不聊生。此举惊骇四方,耀黯试拦,双无一落果。昔日清王他国欺。耀黯誓死不从,又怎么奈腐朽人心?

  沙场凄切,共执洋枪。互倚背,顾不得唇角腥苦血液只言

  “若此战能胜……共创盛世民国如何?”耀言此,指压枪击一人。黯闻言却是道

  “那是自然!没了小爷我……你又如何?”他避身,便再不顾得闻人言。模糊间隐约闻人轻道

  “绝不苟活。”

执着

“我能用什么关系牵紧我对你的执念”
-
“那个……我想和你绑专文手/画师”
“我们本来就是呀w”她闻言笑道
-
我可能坐不上你心尖人的位置了
但我们还是搭档w

眸含映人非我也。


  她垂眸心绪尽收落,胭唇翕动一敛往日轻躁唇角含笑言道:“你呀……早些把人姑娘娶回来不更好么?免得人姑娘胡思”说罢抿唇抬腕在人额间轻点。

  心不甘,不忍言。

  『若这是你所想,那便去做吧』眸前恍惚间再瞥那时,她似再闻曾经那语

  “以后我想娶你回家”

  “我会好好待你的”

  “不好惹让其他人欺负你”

  忆中只闻她笑道

  “随你”

  一语中遮不过满心欢喜

  半响,她收神浅笑,世事已然,再怎么不甘也仍归为过去

  到了那日,红衣似火,终是灼了她眼。

醒『压线200字』

  他从小便会探人心绪,可他总言这没什么好的。人心丑恶给他看了遍,私欲,贪婪,欲望。假以利用,人们带上了厚重的面具。过于迎合他人的心意,将自己撕碎又再粗略的拼凑回来。

  他仍旧不懂人心,却在寻觅一人,那人常常在他梦中出现,着青衣执柄扇带面纱作伴,他探过,他似很善良。他也曾怀疑过那人到底是谁,纠结半天仍没有结果。

  那日,那人梦中轻唤他名字,与他十指紧攥,言道

  “我们本是一人”他梦境破碎了。

  恍惚间他听闻 病人醒了。

『今后,不必孤身一人久撑』

#抽空短码一文算是入党费(?)
#前排表白一波亲友哇ww她们都好可爱呢
#完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xxx

        

        眸底浓情含思绪,轻将人搂人怀中耳鬓摩斯眸似暗了暗罢,无意撩人发丝哑声道“哥哥……”欲将脱口而出几字被人遂然截断,闻人道来由眉尖微蹙。

       诉完好半响,谢怜犹豫片刻罢轻叹眸带些歉意言道“三郎,下次不会了……”心底仍是忧人近来忙碌,遂孤身一人除某地邪祟,恰逢归来之时遇三郎,想此不自觉偏移些目光。心知自己做错罢,也不便再开口言语。一身灵力早已归附本该再无担忧之意罢,却见人探身上有无伤。扬唇浅笑诉人自己无伤。即便有伤感知也很淡了,抬眸将视三郎眼眸。

        却闻他道声“今后……不必再孤身一人久撑”似思索了会又道“殿下,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他眸中坚定之意不减,微凉指尖触及谢怜脸颊轻轻磨裟着。见人似有微愣安然笑道“下次……同我一起吧”谢怜心知三郎所言为何,微颔首示意。

        夜幕将至,鸟兽四散,处山间林处,入耳泉水叮咛,依稀能瞥见欲下山头那轮艳阳,映得谢怜似脸颊微红,见此景花城笑罢与人十指相扣轻道声

        “殿下,是时候该回去了”

自戏

#戏丑短打
#只有这种存稿一大堆了拿来凑数的bushi(被打死)
#如果有人喜欢的话……留言或小窗我好不好呀
#以后我大致都会一直写古风了见谅。
#起因一人失言……以后我不会再让我所在意之人一声不吭离去。

        〖久离愁,单空想〗

       垂眸神色稍有黯然,紧拳一敛往日轻狂,抿唇硬压下喉底欲出齿话语。深觉心底倦累,略有不支抚上一旁桃树,倚靠树渐渐滑下。肩背隐隐作疼,血仍未止,面朝那人简陋坟前。蹙眉阖眸心底甚是不悦。

       半响,睁眸凝坟哑然道“为何……我还是来迟一步”起身踉踉跄跄走向那人坟前跪坐下,似是喃喃自语般“为何连最后一面也不愿让我见见罢……”眸失神轻摇头。

       终是无法抑制喉底呜咽,咬紧唇试图狠狠抑住,仍有些些破碎泣音自喉底传出。面颊似有水珠划过,缓缓抬眸试努力凝神“落雨了……”本是淅淅沥沥落雨,时一长似变了味。

        阖眸忆起那时与那人处赭山避雨那时,两人衣衫湿透略有狼狈之意,不甘与那人拌嘴斗架。如今忆起那时好不潇洒自在。

        好半响,睁眸已是很难瞧见那坟了,桃树叶似时有雨落引得作响,似已湿透全身。双手撑着额抵地,阖眸在那片嘈杂环境轻里道一声

        “你……失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