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溟

#刷新的记忆#

据他说我每天会失去自己的记忆
我不知道
因为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新的

我只记得我自己是谁
父母朋友在我心中就是未知数
我有点恐惧这样的生活

听他说
我们是兄弟关系
我有点怀疑他说的话

我没在意他的表情
只是继续着自己的事情
我没看见他眼底的悲伤

他说要带我和一些朋友去玩
我答应了
因为是游乐园
不管怎么样
在今天的记忆里这是没体验过的刺激

他被催着赶紧来到那里
我看见了一群不认识的人
他们是谁
我心里有点害怕

但是以开心的样子面对着他们
嗯……
只是因为他刚才好像不开心了
但是我明明和他不熟

我们去吃了棉花糖
那种感觉超好的
是没体验过的

我们几个人渐渐熟了起来
明明只是今天第一次见
我却有一种认识了很久的感觉
大概是我变得奇怪了吧

他说要带我去坐摩天轮
我看着那些不断旋转着的小盒子
产生了兴趣
十一
摩天轮升到了顶端
他变得有些奇怪
一下搂住我
他说喜欢我很久了
十二
我不相信他说的话
两个男生怎么能谈恋爱呢
会很奇怪的
十三
我突然记起了之前他落寞的表情
仿佛事情的真相就在我的面前
十四
我和他吵了一架
其他人看见了于是都来劝架
但是我们还是分开了
十五
我一个人回到家里孤单的呆着
心里好像空荡荡的
格外难受
十六
我记起那时他说的一句话
明明是当初你救的我
凭什么现在要我先离开
十七
我有点愣住了
头开始无预兆的疼起来
一点点记忆涌入脑海
十八
我记起了一切
包括当时对他的爱恋
只不过现在都化成灰烬
消失不见
十九
我不敢找他
他已经怨恨我了
我逃避着
一天一天的抑郁着
二十
那天我吞下了大量安眠药
离开了
二十一
我一身冷汗的惊醒了
睡梦中的一点一滴我都记得
仿佛刚刚经历过一般
二十二
我不清楚我的处境
好像被关在一个屋子里
我的手脚被困住
我发不出声音
二十四
有人进来了
我看着他们有些不解
都是一群不认识的人
二十五
他们好像在说我有什么精神疾病
我极力的反抗着说那些不是我的幻觉
可是他们都说是我出了问题
二十六
我眼前开始迷迷糊糊的
已经看不清了
我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
我们回到了认识的那一刻
二十七
我只想对他说
我爱你
我只是不敢面对你而已
二十八
说完之后
我失去了意识
二十九
我醒来了
发现我在我的屋子里睡着了
我的心里空落落的
好像什么没了
cr上条白澈

(阿松) 慢性毒药

☆六子为高中生(黑手党设定)

☆六子为16岁,kara影帝设定

☆cp向为:主速度,色松,十四和彼女,椴椴和敦

♡ @小透明luck 我最亲爱的画手!!!为我提供了很多很多的建议!!! 不喜轻喷,暂时设为中长篇。
                     
                   (一)暴风雨前的宁静日常   
     
         ''叮叮叮'闹钟声准时响起,首先是三男choro醒来,关掉身旁的闹钟,睡眼朦胧,伸了个懒腰,看着身旁还在睡懒觉的五子们,choro毅然决然的作出了一个伟大的(雾)决定。只见choro幽幽的笑了笑,拿出五个夹子,一个一个的夹在了五子的鼻子上,不出一分钟,大家都默契的醒了。
         ''果然你们只有在这方面才最像兄弟啊。''choro每天都会这么吐槽一句,说完还无奈的摇摇头。     
         ''哦my karamates brother,早上好''kara的一句话引起了其他四子的吐槽。      
         众人不约而同的说到 ''痛痛痛,不愧是痛松(尼桑)''         
         闹完这么出,大家纷纷走下楼梯准备着充满平凡惊喜的新一天。
         一松突然停了下来,拦住了正要下楼的空松。至于被拦住的理由,空松本人是最清楚不过的。
       “哟布啦砸,是不是因为什么困难而成为了迷途的羊羔呢?”他笑了起来,继续装出平时的痛样。 可能是因为刚起床的缘故,一松的声音略带些沙哑,语气中充斥着难以描述的意味。
       “喂,臭松。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明明是该用问号结尾的句子,到一松这仿佛成了肯定句。
       “诶,反正这睡衣的命运也是和我暂别为什么还要整……” “别废话了!以后给我注意一点,把扣子给我扣好来啊臭松!” 空松强忍住笑意。面前的人,一副恶狠狠找茬般的脸上泛起了违和的红晕,正细致地帮他整理好凌乱的睡衣。能看到这么可爱的一松,不亏我昨晚想尽办法不让他们察觉地弄乱衣服!他暗暗想
       一松察觉到他到现在为止都是装傻,大概还有一万年吧。        
       或许是两人都有些在意对方,都没有注意到刚刚上来的长男和三男,见此场景后,两人却似乎是适应了这种关系一样,相视一笑,心里似乎有了答案。
      ''诶,原来你们在这啊''小松搓了搓鼻子笑着说道,''快下去吧,我们都等了好久了。''然而小松并没有拆穿他们,只是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
      楼下是末松的抱怨声''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呢?啊啊,好饿啊!''椴松正趴在桌上说着他们太慢了,还在时不时锤桌抗议,手机放在一边,随着桌子的晃动而不时的'跳'起来。而十四松拿起了球棒在不停的挥舞着还说着''97,98,99,100!''放下球棒的同时也注意到了下来的两人。
      ''虽然你们很慢,但jyshi不饿!!哈苏鲁,哈苏鲁,马苏鲁,马苏鲁!!!''干劲满满的十四松说着,做着本垒打的姿势。
      又是平常的一天,小松想着。可他不可能料到,这一切都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阿松 同人文(一)

                            生病的长男(速度)
        其实,这个人渣长男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定要存在的,但没有了他却是万万不行的。毕竟,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们的长男啊。
                                                                            ----choro
        自从我们五子都离开家了,就剩下长男一人,他会寂寞吗?等等,不对啊,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个neet呢?轻松在心里想着,然后猛的摇摇头,继续做着手上的工作。
        时间飞快流逝,一转眼就到了下午,choro终于将面前如一座小山似的计划书给看完了,他伸了个懒腰,'咔哒'一声放下手中的笔,揉揉已经酸软无力的肩膀,拿起身旁的文件袋就要回'家'去。
        家?choro有些愣住了,好像真的好久没有回家了,oso这个家伙一定还是一个neet吧,他最近还好吗?已经有半年没见他的轻松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来。在一段时间的犹豫不决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回去看一看父母以及oso。
        回到家后,他才明白,今天做出的这个选择甚至可以决定以后他能否再次见到oso。他是绝不会想到是现在这个场景的。小松他倒在地上,脸红透了,起初,choro还以为这是oso的恶作剧,但在一段时间后oso还是没有醒来的时候,轻松慌了,他怕失去这个对他来说无比重要的人。choro伸手摸了摸oso的脸,很烫,几乎能把他烤熟,choro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发高烧了。
        choro的行动并没有因为oso生病而慌乱,他翻出家里的退烧药。''好险还是在原来的位置''choro这么想着,想把药给oso吃下,可是,他又怎么会在晕倒的情况下吃下呢?
        此时的choro做出了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举动,他竟然把药嘴对嘴的喂了过去,那柔软的触感让他的脸有些微红,伸出舌头把药递了过去,无意之中竟不小心碰到了oso的舌头,也是软软的,似乎轻轻的动了一下,轻松的脸通红不已,他不会是醒来了吧,看着oso并没有什么反应后,他呼出了一口气,心跳加速,脑海里几乎要混乱得爆炸,待他冷静下来,他在oso身边淡淡的说了一句。
        ''小松哥哥,我喜欢你啊,但是兄弟之间这种关系真的很不堪,今天的行为如果多有冒犯请原谅我,我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choro说完这句话后苦笑了一下,起身正准备离开,却突然被一只手给拉住,他转过头看向床上已经坐起的某人,oso用力一拉,轻松跌倒在他的怀里。oso搓了搓鼻子,笑着对他家三男说了一句:''怎么,占了我的便宜就像走是吗?还是乖乖的陪着我吧。''撩人的话语让choro瞬间脸颊通红,推开oso站起身说出了一句反驳的话:''什么嘛,竟然醒着啊!害我白担心你一场!''眼看着轻松就要离去,oso立刻搂住choro的腰间,紧紧禁锢住他,不让choro脱离他的怀抱。但oso的心里却回答了他的话
        没有你可能就要永远醒不过来了,我也喜欢你啊,轻松。
                                                                         ---end
(第一次写关于松的同人,我知道我的文笔很渣,但我会努力的!)

魇(小说)/原创

  我不记得是多久之前了,奶奶曾经提起过这个‘东西’,在那本三海经中记载有。我从小便喜欢听这种奇怪的故事,那会让我感觉到一丝丝愉快的感受。在她离开后,我几乎再没有看过这种故事了。
  --焮
  ''所以,你……就是魇?''焮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东西''。在拥有万年不变微笑的脸上,勉勉强强有了一些看似很为难的表情,着实令人震惊。焮笑着看向了这只魇,内心不断挣扎着,是该……杀了它呢?还是该让它陪在自己身边。大概是思考太久了,竟连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内心的煎熬如同一道铁链,封住了她,堵住了所有地方,这条铁链从未松开过,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她才适应了这种感觉,她没有心,此时却在犹豫……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至于思考这么久吗?”魇打破了两人原本沉默的空间,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少女。那眼神冰冷刺骨,深深的震撼了她的心,仿佛压抑住了自己,瞬间的低气压让她无法呼吸。为什么,他会露出那种表情?在怀疑的一瞬间,魇之前的冷漠淡然消失不见,面对焮,还是那种玩世不恭的感觉,让她几乎觉得只是一场错觉。刚才根本什么都没发生。她看着身边的魇,心情有些复杂,微微皱起的眉头说明了,她的不安感。为了不让他看出来什么来,焮还是继续微笑着回答“不然呢?让一个根本不是人类的东西,待在我身边?”
  “你这女人,真烦,若我就待在着你又能把我怎么样?”魇眯起眼,不再看着她,则是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等待对方的回答。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焮终于开口了“留在这也可以,不过有一个要求,那……”还未等她说完,魇就立刻说了起来,“哟,同意了?你倒是也狡猾,竟也开始与我谈条件。”就在插话的一瞬间,强忍着心中的怒气的焮,握紧双拳,看向了插了话还在装傻的魇。“条件就是,每天为我织一个梦”魇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没问题”
    期待与绝望编织的永恒,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