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溟

这里白溟,混的圈很多,是只垃圾文手!
如果能交个朋友就好了w

脑洞xxx

少年轻尘揽双月
故是相逢最相别

『今后,不必孤身一人久撑』

#抽空短码一文算是入党费(?)
#前排表白一波亲友哇ww她们都好可爱呢
#完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xxx

        

        眸底浓情含思绪,轻将人搂人怀中耳鬓摩斯眸似暗了暗罢,无意撩人发丝哑声道“哥哥……”欲将脱口而出几字被人遂然截断,闻人道来由眉尖微蹙。

       诉完好半响,谢怜犹豫片刻罢轻叹眸带些歉意言道“三郎,下次不会了……”心底仍是忧人近来忙碌,遂孤身一人除某地邪祟,恰逢归来之时遇三郎,想此不自觉偏移些目光。心知自己做错罢,也不便再开口言语。一身灵力早已归附本该再无担忧之意罢,却见人探身上有无伤。扬唇浅笑诉人自己无伤。即便有伤感知也很淡了,抬眸将视三郎眼眸。

        却闻他道声“今后……不必再孤身一人久撑”似思索了会又道“殿下,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他眸中坚定之意不减,微凉指尖触及谢怜脸颊轻轻磨裟着。见人似有微愣安然笑道“下次……同我一起吧”谢怜心知三郎所言为何,微颔首示意。

        夜幕将至,鸟兽四散,处山间林处,入耳泉水叮咛,依稀能瞥见欲下山头那轮艳阳,映得谢怜似脸颊微红,见此景花城笑罢与人十指相扣轻道声

        “殿下,是时候该回去了”

自戏

#戏丑短打
#只有这种存稿一大堆了拿来凑数的bushi(被打死)
#如果有人喜欢的话……留言或小窗我好不好呀
#以后我大致都会一直写古风了见谅。
#起因一人失言……以后我不会再让我所在意之人一声不吭离去。

        〖久离愁,单空想〗

       垂眸神色稍有黯然,紧拳一敛往日轻狂,抿唇硬压下喉底欲出齿话语。深觉心底倦累,略有不支抚上一旁桃树,倚靠树渐渐滑下。肩背隐隐作疼,血仍未止,面朝那人简陋坟前。蹙眉阖眸心底甚是不悦。

       半响,睁眸凝坟哑然道“为何……我还是来迟一步”起身踉踉跄跄走向那人坟前跪坐下,似是喃喃自语般“为何连最后一面也不愿让我见见罢……”眸失神轻摇头。

       终是无法抑制喉底呜咽,咬紧唇试图狠狠抑住,仍有些些破碎泣音自喉底传出。面颊似有水珠划过,缓缓抬眸试努力凝神“落雨了……”本是淅淅沥沥落雨,时一长似变了味。

        阖眸忆起那时与那人处赭山避雨那时,两人衣衫湿透略有狼狈之意,不甘与那人拌嘴斗架。如今忆起那时好不潇洒自在。

        好半响,睁眸已是很难瞧见那坟了,桃树叶似时有雨落引得作响,似已湿透全身。双手撑着额抵地,阖眸在那片嘈杂环境轻里道一声

        “你……失言了”

相握

*Joe SmithxCarmela A
*应该是糖型的玻璃渣
*算是后期小图书管理员“病”严重了(非正剧向的瞎搞的同人)有私心和点点私设
*文笔渣四处丢人现眼)因为是两个时期的文笔所以会有些生硬x我错了而且烂尾了(哭)
*我……偏题了(•́︿•̀。)

  晨曦的微光从窗台透直Carmela A的身旁,给白色的发色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毫不在意似的撩起雪白的发丝垂挂在耳后,目光紧紧盯着书本的字迹,比起读书更像是把书上的字融入脑海里,不再忘记。
  

  半眯着眼强忍打着精神翻过一页又一页。
  

  那是夜,不知多久未眠。至清晨,一夜无梦却困乏。
  

  身侧是堆积起小山似的书籍。封面上铂金的字体与厚重的书页是冰凉的,指腹轻轻划过,是很干净的羊皮纸的触感,很清晰也很舒适。经过多重工艺而制成的羊皮纸不带着羊膻味,反而是带着一阵阵淡淡的青草味。

  
  应该是青草味吧。大概是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的缘故。
  

  厚重的木门被轻轻推开,思绪也由此被打乱,Carmela A微微抬眸望向那人,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手上的书本却不自觉滑落,直到“咚”的一声,让她顿了顿身子,终是将目光移开。不语,眼神躲避着,试图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困倦。蹲下身捡起掉落的书本,手轻轻扑打着不存在的灰尘,随即起身把书放入一旁的书架上。
  

  【早安……Carmela A,你似乎又熬夜了】 他的话语以及那一声轻轻的叹息传入了Carmela A的脑海之中。明明是个疑问句却被 Joe Smith说成了一个肯定句,他的语气很温和,像三月的暖阳一般,总能让Carmela A感到很舒服。
  

  【早安,你怎么来了?】清冷的女性假声与 Joe Smith在无声的交流,简单而又不失礼仪。
  

  【小姐,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他失笑,迈步向前来到Carmela A的身边。示意对方坐下,便抬起双手轻轻抚上对方的脸颊直太阳穴处,像是为对方舒缓一天的劳累一样。指腹上的薄茧让她很放松。渐渐的,遏制不住的困意涌上来,紫眸渐渐失了焦距,努力眨眼试图清醒却越发困倦。
  

  【 Joe Smith? 】听到对方轻轻喊着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微微一笑,轻声回应着
  

  【我在】 Joe Smith随即感到身上一重,Carmela A合上紫眸,身体微侧,靠在了对方的身上,丝毫无防备之意,倒是显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可爱。
  

  【笨蛋……好好休息吧】语气里尽是温柔之。Carmela A侧腰被抱起,被放在一旁的沙发上。
  

  把一旁的小毯子铺开盖在她身上,为她掖好被角,起身来到书架前,细细挑选起推理的书籍。
  

  脑海里总是不自觉回忆起和Carmela A的初遇场景,眸底闪过一丝柔情。嘴角含笑从偌大的书架里抽出了一本薄薄的书,心道:待我看完,倒该醒了。这么想着,回到沙发前选了空空的一角随即坐下。全程除了轻微的沙沙声外一片寂静。

       待到中午温暖的阳光从那扇破旧的小窗子里照射进来,略微刺眼Joe Smith轻轻叹口气无奈与自家恋人的不拘小节……当一人已穷途末路之时,也顾不得身旁的一切了不是吗?

       时间飞速流逝,阳光不再刺眼,夕阳的落下,不久夜幕即将到来。而Carmela A也像这光束一般。幼时孤零一人,渐渐长大却在这应当是最美的年华里被打散。众人笑她不懂生活,却不懂她为何夜夜读书彻夜难眠,谁知她还能下地几日……不知她还能勉强几日。众人不知Carmela A的举动皆不识她,但他能懂她,他给了她一个温暖依靠,却从未见她放松依靠下来。

       也曾小心翼翼捧起她的脸颊一字一句的劝她保重身体,她像陈旧的即将破碎的陶瓷娃娃裂痕渐渐明显,无法补上,只能任着岁月终结。Joe Smith不愿记起的她,是那个即便鲜血已溢出紧紧闭合的指间也不愿喊一声疼的她。是他与她的记忆中最难以忘怀的。

       书已翻到末页,人也渐渐转醒。紫眸里氤氲着淡淡的水雾显然还未完全清醒,依旧是疲倦状的支起身躯缓缓坐起。

      【醒了……睡够了吗?】Joe Smith转眸看向初醒的她,一手将书快速的关上另一手抬起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

      【勉强吧……我们不是还要去看歌剧吗?】Carmela A这么说着轻轻推了推他的背后示意他起身出门一会她就来。在看见对方离开后Carmela A扬起一个苦涩的笑容她很清楚她现在的状况,所以才在能继续行走的时间里看第一次歌剧也是最后一次看歌剧。现实很残忍但她没法改变。她拿起桌上上的一把木梳轻轻的梳发,镜中的自己面色惨白扬着一个苦涩的笑容,略显滑稽。但她无从再顾及这么多,她快速的处理完一切后推门离开了这小屋。

      【久等……】她缓缓抬眸对上他的双眸,两人眼底都有丝丝笑意,她抬起右手与他的手十指相扣在一起,带着丝丝暖意的手相握,启步走向歌剧院。

        将这温暖……延续到生命的终端。

梦中梦

*柒七向
*开头梦境意识流,柒七一体但是柒能感觉到七在做什么
后面会分成两个个体存在。
*文渣(´ .  .̫ . `)(丢人现眼)是沙雕段子,双结局

梦初始时,面前是刺眼的猩红一片。他猛然想起当初的他,一个在外毫无名声的刺客。直到日后的名声大起不论何时他总能记起,当初收留自己的那户人家被屠杀的惨状,或许是在那时他明了了要做刺客的决心,从此踏上了一条不能回首的路。一路鲜血淋漓,他便是踏着万人尸体堆走上顶峰。那段日子里,难免会有失手的时候,免不了背上留疤,也知接下来只会有更多的伤痕留在这本该属于17岁美好岁月的的身躯上。医师为他上药时,便是一声不吭的撑了过来。

他在鲜血中摸爬打滚硬是走出了顶级刺客的路来。直到那日的背叛,当剑锋从胸膛穿过的那一刻,他感觉……心在疼,或许是那剑刃几乎要碰到他的心脏,也或许在为对方的背叛而难受。他想……不应该有这种感觉的,那堪比眼看着家人被屠杀更浓烈的情感。他不知道那名为什么,只是很痛苦。

“那便一起了结吧”说罢柒催动了魔刀千刃。伤口触水亦是不好受,比往日疼上了几倍。他在入水的那一刻看到了鲜血渐渐扩散入海中,宛如条红蛇,飘飘遥遥融入水中,一个海浪扑过,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他睁不开眼了,却握紧了魔刀千刃,他想着:我要活下去。

当他醒了的时候柒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他竟然没法控制他的身体了!眉尖微蹙,看着使用着他身体的七和欠下巨款的鸡大保,心中竟是一阵无奈。也曾尝试过取回身体的控制权,却只有夜晚取回三小时。他想是时候和六七沟通一下了。

于是他写了张纸条,放在了床头也希望着六七能发现他的存在。六七总是不负所望,开始与柒通起话来,六七不能感应到柒在做什么,但他总能第二天在床头找到那张纸条的时候傻笑。柒对六七一开始是有些无语的,他没能想到“自己”能成为这样的一个似乎有些离谱的人,但在与他的“相处”中,柒渐渐发觉……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人,一个不一样的个体。他总能扬起他那标准的微笑面对那些麻烦,也能故作手滑挽救一人的性命,即便他仍是那么的离谱,但柒却开始不介意的偶尔帮他收拾卸了烂摊子,偶尔晚上偷偷接个任务不小心失手的会被第二天疼醒的伍六七责怪。他渐渐爱上这种感觉了,可他们本就是“一人”不知能否拆分。

六七刚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总有些不对劲,像是忘记了什么一般,绞尽脑汁一下午也不知道到底缺失了什么,不久后,他发现了柒留下的纸条。纸条上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六七不由得纳闷了谁……谁抢他的身体了啊,真是个怪人。后来他明白了,当初柒的这话并没有错,不然……他无从解释每晚记忆空白的三小时和那不像自己字体的纸条。他相信了柒的存在,他开始把柒当做另一个他看不见的人,他总能在纸条上留下欢快的字迹。

安然无恙到了那一天,七梦见柒,他看见一身黑衣的他,似乎是和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他的头发散乱的披着。柒和七面对面的站在,他们打量着对方的面容,一人眉角皆是喜色,一人眉尖紧蹙神色黯然,气压似乎很低,六七硬是没找到什么能让气氛瞬间舒缓的话题。他们沉默了良久。

到后来柒开口的那一句话七开始听不清了,他脑袋晕乎乎的……肢体开始燥热起来,他面前的事物开始扭曲起来,他伸出手想触碰柒却因为腿软无力而跪坐在地面上。

“柒……你在说什么?”七蹙紧眉尖,在说完这句话后六七从梦中惊醒了。刚才的疲软还未褪去,他能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握紧的双拳和汗淋淋的额头,无时不刻不提醒着他。他望向床头本该放有拥有清秀字迹的纸条,此时却空空如也。六七身体僵在那出,抬手揉揉眼睛纸条却也不曾出现。随即立刻跳下床,在东翻西找一段时间后也不曾找到。

柒……是忘记了吗?六七不知为何会怎么想,但是柒在这几年里一日不曾忘记写纸条留言。不知为何,六七心脏抽疼,不由得蹙起眉尖。

第二日……没有

第三日……也没有

…………

柒不会消失的。六七这么想着,这句话似乎成了他等待下去的支柱,他依旧是接着刺客任务却有不少次失手差点丧了性命。“你在哪……?”六七追随着满月的月光,他想见到柒,下手越发无情,失了柒后他像变个人一样,那个笑嘻嘻的六七越发少见了。众人询问皆无果,不知他为何性情大变。

在一次高级刺杀任务中,六七受了埋伏胸膛被利剑刺穿,意识迷迷糊糊之际,眼前似乎闪过一个人的身影,他如同那时一般,仍未看清他的模样。“是你吗?”这是六七在晕睡前的最后一句话了。只可惜并未听到他的回应。

(下翻结局①happy end②bad end)
翻需谨慎











-------------------------------------------------
happy end~

待六七醒来已是五日后了,棕眸轻张半眯眼躺在床上。他也在好奇救他的人是谁,可是他现在连起身都做不到,胸口还在刺痛,他无从思考这么多。只是静静坐着,像是等待谁一般。

“醒了?”刚刚进房的柒看着依旧躺倒在床上的七这么说着,六七听到这像极了自己的声音不顾伤口的刺痛一个打挺起身望向话音处。

“柒……?”他艰难的开了口,几日的休眠让他的喉咙干哑,像是失而复得的孩子一样,本该笑着的脸庞因为伤口的抽扯而显得面目狰狞。

“是我”柒放下手中的水果盘,对面前人笑了笑。

“我回来了。”




前方虐请注意xx








------------------------------------------------
bad end

六七醒来时,他的伤口全然不见踪影,皮肤光洁得像从未受过伤一般。他伸手借力起身,另一只手附上了略微发疼的后脑。四处一片漆黑看不出所在地。“这是在哪?”话音刚落门被拉了开来,鸡大保急急忙忙冲了进来。

“六七啊……你终于醒了”六七看着鸡大保的紧张的神情,产生了疑惑。他问道“柒呢……?”鸡大保却在听到这话时狠狠捶了捶六七躺着的床铺,带上些愠怒。

“柒?那是谁?你的另一个人格吗,你这么久都是在想这一人不肯醒吗?”在听到这话时六七愣了愣,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破闸而出。他终是记起,那日医师的话。

他曾在一次任务中重伤被重击后脑,在浑浑噩噩中,幻想出了个人,并沉睡已久。困在梦境中无法脱困。

原来一切都是梦吗?

六七撑起身子站起来望向窗边的月亮,月色还是如此皎洁,但他却忘了那人的脸。



















狂 欢

裘杰小段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题目这么辣鸡
  因为我不太会起(哭卿卿)
*文渣预警(丢脸x(´ꑣ`))最近我会尽量多更文的
*因为是段子所以很短!(这不是理由)
*里面有病句也有错字(绝望)
   
       鎏金眼眸紧盯着面前人修长的身躯,修长的指尖屈起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着面前破旧的桌子,老旧的桌子摇晃着发出吱呀的响声,混杂着窗外激烈的风雨声,微笑渐渐攀上了疯子的嘴角。

       当一天的游戏结束时,已是深夜十一点二十分。那破旧怀表的时间流逝着滴答滴答,屋檐的雨滴落下滴答滴答。绅士墨绿色的眸底里闪过一丝阴霾但他仍挂着那优雅的笑容,平日里银白色的卷发如今却有些狼狈的塌了下来,几缕发丝似乎与脸颊紧紧相连着,姣好的面容礼貌的笑容在众人离去后顷刻散去,露出丝丝疲倦,眸底是一抹狡黠的神情。

       绅士勾唇浅笑,偌大的房屋里在此时显得如此空旷。幽暗的烛光伴随着缓缓吹过的微风摇曳着,像极了风烛残年的老人生命摇摇欲坠。绅士开始哼起一首乐曲,断断续续残缺不全却别有一番风味,双手随着乐曲在空气中挥舞着,面上却一片陶醉的神色。此时是十一点三十分,楼上的疯子想着

       距离他们狂欢夜还差了整整三十分钟。他快要疯掉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时间再快些再快些让他触碰绅士,让他们为鲜血而狂欢,为彼此而疯狂。背上的三条疤痕隐隐约约的疼痛着却只是像被注射了兴奋剂一般,举止越发的狂躁,一双鎏金眸里写满了私欲。

        “你会是我的……”

        十一点四十……

        五十……

        ……

        让我们缠绵在此刻……就算不是第一次也没有关系。

        让我们疯狂,迷恋鲜血,迷恋你的气息……

        “我的绅士……”红发疯子紧紧禁锢着怀中人。

        “应该说 不愧是疯子吗……”绅士这么说着,墨绿色的眸子暗了暗,无言静等回应。

       “那我也……只为你一人疯狂”

逃出生天(二)

*佣医向
*算是接之前某篇了( http://baiming727.lofter.com/post/1ef214b0_12bcba4e )哇链接崩了走头像标题(逃出升天)
*短篇连载
*私心一个小私设:她们没有在庄园里的一切记忆,在庄园的一切在逃出失败或逃出后会清零,但在庄园里又会记起一切。
                                       相识
      
       在不久之后,奈布很快就见到了游戏里的四人,身上的那个血迹不复存在,而四人的关系却淡泊如水。看起来丝毫没有被庄园逃出失败这一事实而干扰情绪。被告知了不能说关于庄园的秘密的奈布则是静静的走了上去,简单而友好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在下奈布 萨贝达,是一名佣兵。”说罢便淡然一笑,琥珀色的眸子紧随这样医生,看着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奈布挑眉像是对面前的“猎物”产生了兴趣了一般。

        “你好……?我是艾米丽是一名医生。”最先发现奈布的艾米丽带着点“怯懦”慢慢走到奈布面前,眸子中带着一点“疑惑”看着对方,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伸出了纤细的手与对方想握在一起。

        “老天……我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待着了”律师抬手推了推眼镜框,做祈求状走向了休息区。剩下了三位小姐和孤身一人的佣兵,三人在庄园里经过一定的磨合后也渐渐掌握了一些溜监管者的方法,无奈于各自的弱点不同无法做到长时间溜,只能让新来的佣兵打个掩护,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起。

       在介绍完不久后,就被急急赶召去庄园的四人面对新的监管者黄衣之主深谙不妙。四人心底腾升起一股寒意

       就算是……
      
       就算是连其他监管者都无法逃离的我们
  
       真的能……离开这个地方吗。

        医生颤抖着微微低头看向那双曾经沾满鲜血的双手,即便拥有着私心也不过只是个平凡的人,尽力去安慰自己的不安,反倒落入冰窖一般痛苦。琥珀色的眸子里有深藏着的思绪,奈布尽收眼底,就连他也不曾小看过这监管者这一仗怕是很难或者回来了。褐眸轻轻眯了眯

        当一个开始学会欺骗别人,那么她终有一天能够欺骗自己。

裘杰

*裘杰双向暗恋最后裘克表白那种
*文渣注意,烂尾注意
*小可爱520快乐?
 
   徘徊在泛起浓雾的街道里,抬起细长的指尖稍用力推开面前的玻璃门。门上的铃铛也因此作响,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却与放着唱片机的一切格格不入。被称为绅士的他却静坐在角落拥有一块巨大的落地窗附近的古朴桌椅上。
  
  雨滴打落到窗上的声音充满了节奏感似一首摄人心魄的舞曲。绅士轻轻将帽子摘下,露出足以让年轻小姐为之尖叫的面孔,勾唇轻笑着,耳畔似有远处野猫从喉口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客人交杂舆论的话语声。
  
  握着精致的茶勺的右手搅拌着一杯味道香醇的红茶。有位疯子曾经说过这位绅士像极了红茶。举止言谈见充满的是优雅,亦或是绅士对女士的尊重的风范。
  
  他会眯起那如沉入深渊一般的碧绿眸子,他会用那修长的手指摘下那礼服帽轻轻抵至胸前,行一个标准的鞠躬礼随后轻轻拉起对方的手在手背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抬眸与人勾唇轻笑。
  
  不过他也曾与人发生过争执,像内讧一般。他也曾评价过他像一个疯子一样。或许火箭疯子这个称呼就是这样保存下来的。
  
  绅士有着如毒蛇一般骇人的气势,也有深入骨髓的回忆。杰克还是那个绅士。不过他放弃了味苦醇厚的咖啡,听从他的意见细细品尝起香醇的红茶,淡淡的甜味弥漫在口腔里,一点一点的侵蚀着他的身体,长时间的红茶就快让他忘掉咖啡带来的苦涩感了。
  
  所以,杰克还是那个绅士,但疯子不再是那个疯子了。
  
  怀表里的照片是两人最后的合影,即便如今再怎么血迹斑驳,曾经的一切总是像把淬满剧毒的刀刃,将一切分隔开来。
  
  他还记得那疯子用那低沉的声音说的最后一句话:“听清楚了,老子喜欢你,所以,活下去。”
  
  也许以后他也会如此的狼狈,但他会认为。
  
  至少不是你为我伤心这真是好极了。

抱歉

很抱歉近段时间没更新,胃疼了一整天……
大概是能偷偷玩的时候才能更新以后改为不定时更新

希望能跟上她的步伐吧!
今天也要好好的加油呢!!!